• 联系我们
  • 地址:湖北武汉三环科技园
  • 电话:159116031100
  • 传真:027-68834628
  • 邮箱:mmheng@foxmail.com
  •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精神康复治疗
  • 一听是精神科医生 相亲女孩哦一声就没有下文
  •   昨日是世界精神卫生日。浙江省医师协会精神科医师分会首次发布了《浙江省精神卫生服务资源蓝皮书》。据悉,我省精神科医生不足2000名,精神科在4000名左右,而面对的现状是精神障碍的总体患病率为17%。精神卫生服务能力与老百姓需求之间极不匹配。

      “最近还正常吗?有没有点抑郁?”陈斌华接了个大学同学的电话,对方开口问候竟是如此。陈斌华无奈地说:“我都已经习惯了,从大学毕业后当了精神科医生开始,大学同学们都用这种方式问候我。想想连行业内的人都不认可,真的是特别。”

      陈斌华现在已经是杭州一家医院的老年精神科大科主任。回想1998年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内心的压抑真的是难以言表。

      “我回家跟爸妈说已经确定到杭州当精神科医生,他们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肯定是不满意的。有好几年的时间,我和小保姆他们都不敢跟人家介绍我是做什么的,要是有人实在问起来时,他们才勉强回答我在杭州做内科医生。”陈斌华说。

      江长旺1994年大学毕业,现在是一名精神科主任医师。他说自己工作之后第一年回老家过年,起初人家听到他是医生时,都很兴奋,想与他攀谈,但得知是精神科医生时,谈话的热情锐减。

      来自家人、朋友的,让不少精神科医生感受到了无形的职业压力。面对近年来医学专业的热度持续升温,而精神科医生却遇冷的现状,杭州市七医院副院长施剑飞坦言:“是高校招生时对精神科人才的定向培养不足,大众对精神卫生疾病的,精神科医生可能存在的风险及待遇偏低等因素综合作用所致。”

      高大威猛的小吴是位80后,至今没对象。急着抱孙子的父母四处寻觅适合带给儿子相亲的姑娘。可其结果,曾一度让小吴妈妈对自己的儿子失去信心。

      “我妈妈是个特别实在的人,她想介绍对象总是要把双方的情况说得清楚一点比较好,但她怎么也想不到,大部分的姑娘一听到我是精神科医生后,直接连见面都觉得没必要。”小吴说。

      果然,在最近两年时间里,小吴已经接触了妈妈给介绍的十四五个相亲对象,除了四五个因工作忙凑不好时间没见面外,其他见面的十来个姑娘,本来都聊得好好的,可当他说清楚了自己的精神科专业后,有一半的姑娘是“哦”了一声,然后再也没有反应,于是也就没有了继续聊下去的必要。

      不过,在采访中,也有一些幸运的医生,遇到特别愿意找精神科医生谈对象的姑娘,她们的理由是,精神科医生掌握很多专业的心理学知识,在人际交往中情商会比一般人更高一些,当然在相处的过程中也应该特别能照顾别人的感受。

      部分患者在发病时容易出现一些冲动行为,此时,在近距离照顾他们的医护人员就比较容易成为他们的目标。

      另外,跟其他医院的住院患者不同,重性患者住院时接受的是封闭式治疗,有些患者就特别想到外面去,所以,患者外逃是精神科医生最害怕发生的事情。

      据了解,目前浙江省能提供精神卫生服务的医疗机构有146家,但精神科医生却不足2000人,有的医院住了几百位病患,却只有10多个医生。因为大众普遍认为精神科医生的工作既不体面又有风险,甚至还有人把这个职业“妖”,所以临床上精神科医生紧缺的问题由来已久。

      而很多人对于专科医院与精神科医生的,就源于对精神疾病的不了解。据了解,目前精神疾病中,精神症在人群中的发生率只有1%,绝大部分是睡眠障碍、焦虑、抑郁等生理心理障碍。

      如今,随着大家对健康的逐渐重视,心理疾病的就诊率也越来越高,就拿杭州市七医院来说,早已不是曾经那个专收重性人的神经病院,现在的就诊人群有60%是睡眠障碍、焦虑、抑郁等心身疾病患者,并且还在逐年升高,将成为精神科医生最主要的阵地。

      中国科学院院士、大学第六医院院长陆林在与大众分享其心理健康的时提到:“健康是生命的意义所在,而精神心理健康应排在首位。”

      “每次帮病人逐渐回到正的生活时,心中就会出现一股强烈的成就感。”江长旺医生说,因为他治疗的不仅仅是一名患者,而是将一个家庭从痛苦中解救出来。而点点滴滴成就感的积累,也就让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选择。

      目前,越来越多的精神科医生开始看好自己的职业前景。“我刚参加工作时,精神科医生不被大众接受,但二十多年来,这种状况有了明显改变。”陈斌华说,就拿专家会诊来说,以前很少有大医院请他们去会诊,甚至轮到精神科医生会诊时,其他医生还会偷笑,但现在这种出院会诊的机会越来越多。

      据统计,近年来市七医院的专家被邀出院会诊的次数逐年增多,2017年就有517次。临床医生们也慢慢认识到,很多亚健康问题或是久治不愈的功能性疾病,得靠精神卫生科医生来解决。

      就在不久前,一位综合性医院工作的一定要调来七院,因为她非常向往这份与心灵打交道的工作。在采访时,另一位告诉记者:“以前过七院都要绕道走,现在自己来这工作,才知道原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印象中的背影总代表一份特殊的温情,这个十一,有这样一些背影,或许平凡,却让我们念念不忘,为之动容。

      祖国的未来属于青年,重视青年就是重视未来。“青年大学习”网上主题团课第十期来啦,快与小伙伴们一起学习起来!

      作为哥哥,他意志坚强,用双脚“敲开”了大学的门,作为弟弟,他不离不弃,用行动诠释了真挚的手足之情。

      

设计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