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我们
  • 地址:湖北武汉三环科技园
  • 电话:159116031100
  • 传真:027-68834628
  • 邮箱:mmheng@foxmail.com
  •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精神康复治疗
  • 精神科医生紧缺的背后
  •   跑男灵异事件提要:卫生部调查表明,全国现有重症人约1600万人,而全国注册精神科医师只有2.05万人,3万人,医患比例的严重失衡,导致70%的重症人没有得到规范治疗。

      刘雪竹是一家三甲综合性医院的精神科医生。5个小时里,她需要诊断20多名患者,即使中间不休息,分给每名患者的诊疗时间,平均也不过15分钟。

      在刘雪竹看来,这是一种无奈,因为有些病人需要交流半个小时以上才能诊断,但候诊病人太多,根本来不及,“整个科室只有两名医生。”

      两个月前,安定医院病房内,一名患者突然发病,砸破玻璃后准备跳窗,李医生见状连忙上去拉拽,被病人猛推一下,扭伤了手腕。在李医生看来,这种程度的意外是再普通不过的了。此前,医院里另一名患者发病,将医生从楼梯上推下。

      刘雪竹也不只一次遇到过。三年前,她刚参加工作不久,出诊时一名精神症患者当场发作,用力推搡刘雪竹,好在病人家属在场,将病人拽走。

      2009年3月,专科医院安佳医院三病区主任杨仕全,被自己治疗的人在办公室里。凶手是一名狂躁型人。

      据了解,在安定医院、北大六院、回龙观医院,每年有近百起因病人突然发作而致医生受伤事件。面对潜在的,安定医院副院长李占江说,由于人有免予刑事追责的可能性,所以只能不断提醒医生注意安全。

      6月24日,狭小的诊室内,一名神情木然的中年女子坐在刘雪竹面前。诊室外,七八名病人焦急地等候,等不及的病人来回踱着步,甚至敲打房门。

      6月初,她在治疗一名狂躁病人时,不管怎么劝病人都听不进去,加上门外候诊的人越来越多,这名患者险些发病。有三四天的时间,刘雪竹的脑海中不断出现那名狂躁病人她的画面,在人多的地方,她也渐渐觉得不安全,心里开始莫名的烦躁。

      更让刘雪竹伤心的是,精神科在综合医院成为边缘科室,其他科室的医生甚至对精神科的性质一无所知。

      每次各科室给病人会诊,刘雪竹参与其中,会觉得受到“”。内科外科诊断完了,轮到精神科诊断时,就有医生喊,下面请精神科诊断,“医生们都会撇着嘴偷偷地笑。”刘雪竹说,就好像精神科的医生精神也有问题一样。

      按照,精神科医生治疗病人,主要治疗方法是问诊,其次是开药,每问诊15分钟收5元钱,忙活一上午,收益不到200块钱,还不如其他科室给一个病人开药的收益。

      作为专科医院的安定医院,精神科专诊每15分钟收费也只是14元,普通门诊每15分钟收费5元。

      李占江介绍,医院的创收主要依靠医疗设备收费和医生开药,但对于精神科医生而言,治疗患者,方式主要是交谈、倾听,开药数量很少,设备使用的次数更少,由于不能给医院创收,直接导致精神科医生的收入普遍偏低。

      刘雪竹说,工作三年来,每月的收入只有4000多元。前两年,因为不相信收入都这么低,她曾跳过几家综合性医院,最后发现各家医院精神科的医生收入都差不多。

      今年34岁的李医生,中医药大学博士毕业,已经是安定医院主治医师,可是一聊起收入,就会很惭愧,“底薪2000多元,金能拿3000元就不错了。”

      6月25日,中午服药时间,安定医院14病区,一名医生和两名推着运药车进入病房,十几名病人闻讯后一哄而上,把医生团团围住,场面混乱。

      副主任医师李晓虹说,每天她和不到10名医生、20名,要照顾整个病区的60多名住院患者,而在门诊,30余名医生每天要面对1000余名患者。

      记者了解到,安定医院有精神科医生160余人,还缺40人。连续招了两年只招到6名医生,每年还有一两个医生辞职。

      高风险与低收入的反差,不仅影响到了精神科医生这一行业,也影响到了人才出口——培养精神科医生的院校。

      首都医科大学精神卫生专业研究生导师陈群说,尽管就业不成问题,但较低的从业收入和每年七八千元的学费,让很多学生不愿意报考这个专业。该专业共有11名研究生导师,但每年能招上来的硕士研究生也只有11名,导师学生1∶1的比例低得不能再低。

      2002年,刘雪竹考入某学校医学部,8年硕博连读。硕士期间选专业时,200多人的医学部,只有6名学生选择了精神卫生专业。2010年,刘雪竹博士毕业时,只有3人选择当精神科医生,其他人都去了医药公司。

      从业14年的李晓虹说,精神疾病患者不同于普通病人,医生需要根据每个病人的情况,进行个性化治疗甚至终身治疗。然而,这种治疗方式大大受制于医护人员的短缺。

      在医护人员难以满足的现状下,只能进行基础治疗,这不仅不利于病人康复,如果病人越积越多,对医护人员也形成新的压力。

      为了解决精神科医护人员紧缺的现状,新实施的《精神卫生法》明确提出,应加强对精神卫生工作人员的职业,提高待遇水平,并按给予适当津贴,工伤待遇及抚恤按国家有关执行,但这项目前并没有具体措施。

      多年前,曾为精神科医护人员设置每月30元的津贴,但如今这一数额显然过低。目前,市卫生部门正商讨提高精神科医护人员的待遇,以留住人才。

      

设计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