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我们
  • 地址:湖北武汉三环科技园
  • 电话:159116031100
  • 传真:027-68834628
  • 邮箱:mmheng@foxmail.com
  •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健康家园
  • 诺辉健康2021年营收同比增长202% 扭亏时间表定在2024年
  •   报告,全年实现营业总收入2.1亿元,同比增长201.5%;实现毛利1.5亿元人民币,较2020年同比增长315.2%;年内亏损30.85亿元,同比扩大291%,其中,优先股公允价值亏损27.57亿元。经调整净亏损为2.86亿元,2020年为亏损1.68亿元。

      其中,结直肠癌筛查产品常卫清在2021年实现收入9,720万元,全年实现发货量超66万盒,发货量较2020年同比增长168%。中国首个居家自测便潜血(FIT)检测产品噗噗管在2021年实现收入近1.2亿元,全年实现发货量超过580万人份,发货量较2020年同比增长104%。

      对于上述两个产品的销量,诺辉健康CEO朱叶青认为,这证明了中国癌症早筛市场的规模和潜力。而随着健康中国2030进入攻坚阶段,大力推动癌症早筛已成为临床专家和社会的普遍共识。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受疫情等影响,市场认为“资本寒冬”到来。对此,朱叶青指出,现有的现金可以支撑诺辉健康目前的产品及管线年实现盈亏平衡。

      诺辉健康3个产品在2021年有2个实现商业化,2021年整体收入较之2020年增长了202%,其中常卫清9700万,增长率159%;而噗噗管收入1.15亿,增长率是263%。

      诺辉健康首席财务官高煜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称,在2021年常卫清及噗噗管的毛利润率都有长足的提高,其中常卫清毛利润率从66.9%增长到76%,这主要受益于常卫清的综合单价的提升,以及常卫清单位成本的下降。

      “因为常卫清是一个中央实验室的检测模式,因此它有比较大的运营杠杆,常卫清的销售量和检测量增加的时候,我们固定成本摊销在每个常卫清的摊销成本在下降,因此造成单位成本的下降,常卫清的毛利率的提升一方面来自于高单价的渠道的占比增加导致常卫清的综合单价上升,同时常卫清的单位成本在下降,单位成本下降来自于我们的运营杠杆。这两者在未来也都可以持续的。” 进一步高煜介绍称。

      与此同时,高煜也介绍了常卫清以及噗噗管收入的原则不太一样,常卫清是需要等到样本出来之后,数据检测报告,或者产品过期的时候才会确认收入,因此常卫清的发货和收入确认中间有时间差。

      而幽幽管、噗噗管是直接发货及确认收入,由于它们是用户居家自测,当场出结果,所以不依赖于中央实验室的检测,收入确认相对比较直观。

      值得注意的是,诺辉健康2021年市场销售费用、研发费用、管理费用都快速增长,尤其是市场费用激增3倍,费用从2020年6500万元增加到2.7亿元。

      就销售费用激增,高煜解释称,因为2021年较大投入市场销售的建设,未来也会持续建立和教育市场。“肠癌早筛市场渗透率目前微不足道,预期到2025年增长到5%,因此我们的市场销售未来几年也会有所绝对值增加,但明显慢于收入增长率。”

      诺辉健康研发费用从2020年2500万的研发费用到2021年增长到将近6000万元。对此,高煜解释称,这主要是诺辉健康在推进其他很多在研的管线匹配多组学的研发平台,而且在2022年及2023年研发费用增长也会持续增长,主要是将继续推进包括苷证清、宫证清在注册临床的启动,以及其他管线的持续的推进。

      与此同时,诺辉健康管理费用增长率达42%。不过,高煜称,在2021年这基本上远慢于其收入增长率,主要获益于公司比较简单的管理架构以及较高的管理效率。“我们希望预期2022年、2023年管理费用会有比较远慢于收入增长的增长,我们全年经调整后的亏损,在2.8亿元。”

      高煜进一步介绍称,在2021年底,诺辉健康包括定期存款、现金和现金等价物在内的资金总额为18.9亿元,从现在已有的产品管线看,如果不考虑未来在研的管线和未批的管线年的盈亏平衡。

      “我们外部融资不是必须或者必要的,现在有相当多的非常具有潜力的癌症筛查的产品,那些产品未来进入临床的时候,有可能会需要额外的资金进入临床验证和商业化的准备,届时可能会单独考虑是否需要外部融资,但是今天看来我们的资金是完全充沛的。” 高煜表示。

      2021年8月20日,诺辉健康参与成立诺辉创投基金,创投基金总规模1亿美元,诺辉健康参与了3000万美元投资,诺辉创投基金专注于在诊断领域里面的突破性技术进展或者是有巨大市场需求的一些创新性的产品。

      诺辉健康首席科学家陈一友指出,诺辉创投基金与诺辉健康之间没有任何的隶属关系,诺辉健康所有的高管以及公司员工在诺辉创投中都没有也不是GP,也没有IC的席位,双方是运营的。

      陈一友进一步介绍称,在战略合作方面,诺辉健康还与Proteomedix建立了合作关系,双方共同发现前列腺癌的生物标志物,并参与其中一个300万法郎的可转债的投资,也参股投资了几家其他的公司。

      “一家是美国的Arion Bio, Inc,拥有便携式荧光读卡机技术,致力于开发高灵敏度COVID-19居家检测试剂盒的生物技术公司;另外一家基于美国的Orbit Genomics,致力于肺癌临床检测服务及产品开发领域的诊断公司,目前领先的产品管线是基于液体活检对于肺癌的检测。”陈一友介绍称。

      与此同时,诺辉健康也并购了上市公司Epigenomics AG,该公司是基于全球多中心临床研究的一个大规模的生物样本库,并购金额670万美元。“我们相信生物样本库的并购大幅度提高内部管线,未来对于国际的合作产品开发有加速作用。”陈一友介绍称。

      从以上投资方向也可以看出,诺辉健康布局的居家检测产品居多。实际上,从诺辉健康第一个产品常卫清开始,其布局的方向就是可以居家检测,包括后续的几个产品都是如此。朱叶青也表示,希望国家加大癌症居家筛查标准与规范建设,推动居家检测结果与医疗机构检验体系的有机结合,实现从家庭和社区到医院的分级防筛诊治护管一体化建设。

      实际上,除了诺辉健康外,2022年还有多个基因检测企业产品将进一步商业化。在朱叶青看来,各基因检测产品或者癌症早筛产品,存在差异化的问题,但首先基础是合规化,只有当一个产品经过大规模、前瞻性、多中心的临床验证,达到了药监局的要求,拿到筛查注册证以后,才有商业化的基础。“离开合规化只谈商业化,我觉得这样的商业化是不成立的。”

      朱叶青认为,商业化的第二个基本条件,应该是药监局获批的产品能够进入到临床的指南,让医生在临床看到它的价值,并能够帮助它优化现有临床径这样的产品。

      “第三个基本条件是希望用户认知认可到这个产品,对用户来讲,它的价值在哪里,特别是对于某一种癌种,肿瘤高风险人群,获益点在哪里,不仅仅解决临床问题,还可以解决用户问题。”朱叶青认为这三点是实现商业化最基本的条件。

      朱叶青指出,诺辉健康在2022年依然会多元化的商业化策略,除了在大力推进在全国的物价申请,希望能够在今年年底能够进入到超过1000家的医院。“我们还会通过已经建立的专业的销售团队扩大我们产品在医生当中的,希望有更多的医生能够把我们的产品和临床指南转到临床径,再转变成他的开单习惯,让我们临床上更多的高风险人群受益。”

      “同时我们也会加大我们在已有的体检市场,包括消费者市场的力度,特别直接面对消费者市场,涵盖互联网医疗的渠道,保险渠道,以及合作战略合作,我们认为用户的首次购买一般来讲通过专业医疗、临床或者体检渠道,用户复购,包括他推荐给周围的人群能更多的,诺辉健康会在几个渠道共同发力,期待2022年能够有更好的商业表现。”朱叶青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何洁门照艳全集

      

设计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