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我们
  • 地址:湖北武汉三环科技园
  • 电话:159116031100
  • 传真:027-68834628
  • 邮箱:mmheng@foxmail.com
  •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功能障碍康复治疗
  • 失信图鉴
  •   梦到钱包丢了功能失调会引发一种恶性循环,即当表现不佳时,会加剧的不信任感以及的性危机,进而导致其表现更差,更加不受信任。

      全球经济下行与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共同催化作用下,在一些国家,尤其是某些欧美国家,对的信任度呈不断下降趋势。有分析认为,世界正前所未有的性危机。

      社会学家尤尔根·哈贝马斯最早提出“性危机”概念:当机构或组织不具备维持或建立有效实现其最终目标的结构性管理能力时,就会出现性危机。据此,性危机的首要维度是在面临巨大社会危机时的功能失调,以及由此引发的功能信任危机。

      与疫情在中国趋于平稳相比,欧美等不少国家依然。从疫情暴发初期对他国经验忽视、轻视、歧视甚至以至浪费“备战时间”,到强调个人而无法做到有效封城或隔离,均凸显欧美很多国家在处理与应对社会重大危机时手足无措的尴尬局面。可以说,疫情界长期,既是也是。

      疫情持续了社会矛盾,引起部分的质疑与不满,甚至导致一些国家生态发生了变化。例如,自2020年秋季第二轮疫情暴发后,总理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民调支持率不断下降,目前已被在野党绿党超越,并可能在秋季的选举中失去执政党地位。

      与公平选举一直以来被视为制度的基础,因为它被认为能够确保权威源于人志。但反过来,对选举过程和结果的不信任则可能会性并导致“赤字”,这种情况界的领头羊美国表现极为突出。

      2020年美国总统的过程与结果均倍受质疑。与4年前相比,美国认为此次选举是“且准确”的比例下降了7个百分点,而认为选举是“非法投票或选举的结果”的比例却上升了12个百分点。彼时,由美国西北大学、哈佛大学、和罗格斯大学组成的大盟在一项样本超过2.4万人的调查研究中发现,38%的美国人对2020年总统的性缺乏信心,主要集中在邮寄选票欺诈、投票计数不正确或有以及非的非法选票等多个方面。

      美国对选举制度的不信任,在2021年年初爆发的者冲击大厦事件中被推向,这也被视为美国历史上对制度严重的罕见标志性事件。

      对功能与制度的信任危机,其本质是对、、等传统价值体系的信任危机。在全球经济下行与新冠肺炎疫情叠加效应共同作用下,民粹主义、国家主义和种族主义深度交织,对价值体系带来一系列严峻挑战。

      为赢得连任,时任总统特朗普白人至上主义在美国持续泛滥,致使美国陷入白人群体与少数族裔群体之间升级版的冲突中。疫情期间爆发的“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就是进一步加剧这种社会的典型案例。社会撕裂加上疫情泛滥,给“亚裔”等社会性歧视与行为推波助澜,严重到美国引以为傲的“多元性、性与包容性”价值。

      在大西洋的另一侧,欧洲多国抗疫不力,也使。疫情暴发初期,欧盟多国的医疗物资争夺,严重了欧盟内部的团结与协调。随着疫情不断蔓延,排外观念与种族歧视发酵,欧洲民粹主义进一步抬头,并对产生影响,使欧洲一体化的发展前景与价值都受到质疑与冲击。

      导致失信危机的因素,从根本上讲有两个:一是经济全球化发展不平衡导致的国家与市场关系扭曲,二是导致的低能低效。

      世界曾引以为豪的福利国家体系,正处于深刻的性危机之中。这种性危机源于福利国家在不平衡的经济与金融全球化中逐渐了对国家经济生活的有效控制与管理,即失去了对市场力量进行监管、成功应对经济危机以及免受全球化负面影响的能力。换言之,福利国家无法满足对性的需求,从而使秩序失去了保持稳定性的根基。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进一步加剧了这种性危机,被视为“危机”的典型。在危机最严重之时,国家争先恐后提供大量公共资金那些“太大而不能倒”的银行与金融机构,加重了公共财政负担,并导致此后多年公共开支紧缩的窘况。越来越多的开始失去对机构、政党和精英的信任,民粹主义声势日益浩大,成为反对现有体制的力量。可以说,整个民粹主义的勃兴就根植于国家与市场之间关系的这种根本性结构转变,它加剧了对的不信任感。

      美国学家亨廷顿曾用“”一词形容二战后新国家所经历的不稳定,并指出作为规则的制度可以确保稳定性与可预见性。另一位美国学者、“历史终结论”提出者福山认为,理论上制度可以通过选举进行,但当制度无法适应新时便会出现——该论断似乎意味着“历史终结”的终结。

      最具标志性的表现是官僚体系效率与能力的下降。当今的美国制度被描绘为一种“法院与政党”制度,即法律和立法机制比有能力的更受重视。对过度制衡的偏爱导致了“否决”的盛行,一小部分利益集团可以否决一项有利于公共利益的举措。

      这些利益集团有时会通过“挟持”,对立法程序产生过度影响,从而向官僚机构引入自相矛盾的授权,并使司法程序陷入不确定性、冗余性及高交易成本等怪圈,最终导致处于一种低能低效的功能失调状态。功能失调会引发恶性循环,即当表现不佳时,会加剧的不信任感以及的性危机,进而导致其表现更差,更加不受信任。

      世界普遍蔓延与不断深化的失信,不仅在欧美地区造成一系列负面影响,其负外部性更导致全球朝着冲突与对抗的方向演化。

      社会频发的失信事件不仅凸显了欧美国家的功能性与制度性障碍,更加剧了作为一个整体的内部不安全感,其首要标志是作为体系根基的价值的异化。

      冷战结束以来,无论是出于理想还是现实扩张的需要,推崇的价值观具有明显的性特征。然而随着民族主义的兴起,越来越将自己视为一个由种族、文化或教准则划定的“封闭式”群体,并深感自身正受到具有不同教或文化背景的“局外人”的。这为其“自卫”找到借口,并促使其试图通过修边境墙、难民、反对正确等一些列传统价值的行为增加自身安全感。

      内部的不安全感继而引发其界舞台上的缺失感。在2020年2月召开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与会国对界事务中关联性和影响力的大幅度下降进行了深刻反思,集中表现为安全会议报告对“缺失”概念的提出与阐述。这种缺失感体现了国家在深刻变革的世界面前所深深怀有的对自身命运与前途的不安全感、渺茫感与无力感,精英寻找“新的方向”以重拾信心与性。

      为由失信引发的不安全感与缺失感,精英开始界范围内寻找“”。他们极力,由于全球力量的变化——包括中国的崛起、印度的发展以及俄罗斯的复兴,制度与价值受到是可以预料的。特别是中国的崛起,被视为对世界的意识形态的巨大挑战。

      拜登就任美国总统以来,大力重构以美国为主导的价值观同盟,一是刻意回避导致失信危机的根本成因,二是旨在重建对的信任。在对华政策上,拜登将打造价值观同盟与经济技术竞争相结合,多次在外交场合将国际经济产业划分为和两种模式,通过“妖”手段,将中国塑造为价值的。

      拜登持续以“”为由制裁中国高科技企业,并伺机将扩展到其他产业领域,包括以所谓“劳动、”为由抵制新疆棉产业并单边制裁中国相关个人与实体,中国纺织和其他劳动密集型行业,“价值观外交+经济”的组合拳策略。美国试图通过占据价值高地遮蔽中国相对于其在经济、抗疫、科技等领域取得的优势性进展,以期缓解世界面临的性危机。

      ·遵守中华人民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设计图片